※阿醇和他家本命※

Fujoshi / Himono Onna / feminism
Johnny's / NEWS / V6
Nihongo / English / Español
Dojinshi / Movie / Anime

【奥尤】十年之后,换个方式捧在掌心 第六章 商演接不接?(下)

第一章(上)  第一章(下)  第二章(全)  

第三章(上)  第三章(下)  第四章(上)

第四章(下)  第五章(上)  第五章(下)

第六章(上)

5/28台灣奧尤婚禮無事終了~

-

第六章(下)

#原作向衍生

#十年后设定

#全部十章已完结



        朝日电视台为庆祝成立七十周年决定举办一场与国际交流的活动,找来世界各地的花式滑冰好手进行演出,顺便推广这项结合艺术美学与音乐律动、可优雅也可壮阔的运动。


        「主题是『时光』,终于不再是爱来爱去的题目了……贝卡有什么点子吗?」尤里趴在床上,手拿一只笔于素描本上随意涂抹勾勒,下半身穿有点宽度的及膝五分裤,小腿抬高与大腿呈直角,晃呀晃。


        「嗯,像十年前胜生于大奖赛的表演滑的风格呢?」自愿当编曲的奥塔别克盘腿正座尤里面前,将笔记型电脑放上双膝,白色短袖T恤稍微贴身,胸线与胸肌隐约能描绘出来,性感的恰好。他停顿一下继续说:「两条本无相关的平行线有了交集,从单方面的追逐到被彼此影响。」


        「贝卡,你可能不知道,胜生勇利是因为维克托才去学滑冰的,要说毫无关系实在太勉强……况且那次完全是维克托心血来潮、情不自禁溜进去一起滑,事后还被雅克夫大骂一顿。」尤里翻了个大白眼。


        「不,我是说我和你,尤里,我们可以滑我们俩相认、相识、相惜到相恋的故事……起承转合都有了,会是很棒的曲子!」如愿与尤里成为朋友之后,奥塔别克虽然不常将情绪显示在脸上,但看着尤里的眼神总是非常柔软,深邃的汪洋似乎能为珍惜多年的情谊撑起一片天空。



        「不要,这感觉好恶心。」尤里撇开视线,不和奥塔别克对视。


        「尤、尤里,『好恶心』是什么意思?」听见出乎意料的回应,奥塔别克脸部紧绷,呆愣住,以为是听错或有什么误会,又问了一次。


        「……不是说你恶心……我很不擅长诠释感情方面的曲风,每次雅克夫要我选关于爱情的歌曲,改变风格,我都会这样拒绝,下意识说出口了……对不起。」发现自己说错话,尤里连忙道歉。


        「尤里是因为尼基罗夫和胜生整天黏在一起,所以认为『恋爱』是件恶心的事吗?」


        「不……是也不是?」尤里往素描本划小圈圈。


        至目前人生为止尤里有一大半的时间与比自己年长许多的花滑国家队队员相处,看着身边的哥哥姊姊经常为爱所苦、被爱所伤,可是每每抱怨完仍持续跌入名为恋爱的漩涡。自家父母的关系也不融洽,唯一的记忆是两人没日没夜的吵架,不明白他们怎能算相爱?花式滑冰比赛选曲有百分之八十用古典乐,其馀为自编或现代风格,其中诉说爱情的曲目又占大多数,细细品味歌词含意很是露骨肉麻,但跟现实所见之爱相差十万八千哩……


        多重原因影响之下长大的尤里,对维克托和勇利成为同性恋人打破他长久以来「爱是无法信任的」世界观,充满排斥感,又正好发生在他青春期,对爱的迷惘、性的慾望蠢蠢欲动却无处发洩,造成容易暴躁又炸毛的性格。


        「没有勇利感觉心灵空虚。」这是维克托给爱情的评语。


        离开对方就要死不活使尤里鸡皮疙瘩掉满地,即使真心祝福他们,可是碍于矛盾复杂的心理,能搜刮脑海中合适的形容词词汇似乎只剩下「恶心」。



        「……我们交往你也觉得恶心吗?」奥塔别克小心翼翼问道。


        奥塔别克的出现的确带给尤里新的、与众不同的感情,是知己、是对手、是夥伴、是家人,以及前几个月才刚成为的情侣身分,渐渐改变尤里对「爱」的想法。


        被恋人怀疑自己的情谊和心意,尤里支支吾吾开口辩解,却说不出个所以然,有些恼怒,音量提高:「你他妈的明明很清楚我从来没有这个意思!」


        「你不说我不会知道啊!」语气是罕见的激动,奥塔别克捏住尤里的下巴,抬起他的头要他与自己直视。


        尤里拍开奥塔别克的手,从床上跳起身站到地面,瞪大眼俯视坐在床上的哈萨克男人说:「该死的,你以为我尤里.普利谢茨基是会随便跟别人提出交往的人?」


        毫不犹豫和这个男人跑去大老远的日本,愿意与同样长手长脚的他挤一张双人床、一同于陌生之地过夜、裸身泡温泉,让他碰身为花滑选手最重要的腿部……种种的第一次,也是仅与奥塔别克做过这些事,难道还不能证明这位「哈萨克英雄」在心里有不凡的地位吗?


        「……我、我出去冷静一下。」奥塔别克将笔记型电脑塞入尤里怀中,头也不回离开房间。



        「干!烦死了!冷静个屁!」尤里一仰身躺进柔软的被窝,盯了一会儿天花板。


        这个星期至少要有基本的音乐编出来才有办法开始编舞,不过人都跑了,还编什么?


        尤里翻出手机--网瘾青年为了要讨论双人滑的相关事项而把手机关机--手机系统开机程序完成,跳出的划面是今年冬奥和奥塔别克于维也纳城市里一座爱神邱比特雕像前面的自拍。


        尤里翻个白眼,把过世好几年的猫咪的照片换成锁屏。


        「叮!叮!叮!」手机讯息音不断响起,随意选择了好久不见的米拉在推特标注自己的通知。


        『听说@Yuri_Plisetsky要和@Otabek_Atlin跳双人滑!快看这里!有粉丝用十年前大奖赛你们两人的自由滑剪辑成的双人滑版本!稍微调慢又另外搭首歌上去,真是太强啦!』


        现在不想看到奥塔别克,略过。


        『呜呜呜呜,这个版本小猫咪@Yuri_Plisetsky和王子@Otabek_Atlin的双人滑好美啊啊啊QAQ』来自Yuri Angles副会长的推特。


        一样的影片缩图,跳过去。


        「谁是小猫咪啊!你全家才是小猫咪!我是冰上老虎!」「冰上老虎」对手机大吼。


        接下来有几十个@是不同人于不同APP上分享同一支影片。


        众口铄金效应「啊啊啊,点进去了。」尤里一个手滑,影片开始。



        不得不讚叹这支影片,虽然只有短短一分半钟,可是剪辑流畅、色调优美、两人滑冰的划面配合度之高,配上一首浪漫调皮、美满快乐、耳熟能响的俄罗斯语婚礼歌曲,彷彿下一秒这对全世界最幸福的恋人--身穿火焰装的尤里和一身哈萨克风情的奥塔别克就要拥吻在一起。


        让尤里反应过来的是萤幕上手机电池剩下不到百分之五的充电提示疯狂闪烁,窗外夜色已黑--奥塔别克还没回来。


        「唉……」他皱皱眉头,开启笔记型电脑,点选那支影片分享到自己的推特主页:『谢谢你,匿名的粉丝,我会编出更好的双人滑舞蹈!@Otabek_Atlin赶紧来与我讨论曲子!』


        奥塔别克几乎不使用SNS,标注他也不一定会看见,大概是一个不知道要给谁看的「我没有再生气了」的讯号。


        尤里又贡献影片十几次浏览量,鬼使神差点了下方推荐影片栏中奥塔别克滑冰生涯的第一场比赛影片。


        早期影片划质没有很好,有些甚至是粉丝的偷拍、手晃得厉害,尤里像着魔似的把奥塔别克从少年组的影片一路观赏到今年的冬季奥运。


        刚开始非常认真仔细看奥塔别克擅长哪些跳跃、哪些姿势容易跌倒,不过,至这几年高清的影片播放,即便每一场都有在现场,不是同台比赛就是场边加油,但这次透过手机能按暂停、往回拉,尤里的眼神转移直盯奥塔别克的脸部表情、胸背肌肉、大腿曲线……


        「沙沙……沙沙……」尤里趴回床上振笔书写,学着雅克夫绘出动作编排及预计的跳跃分配。


        噢!这会是一场精彩又有趣的演出!


TBC


求評論、求聊天~


评论(6)
热度(25)

© ※阿醇和他家本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