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醇和他家本命※

Fujoshi / Himono Onna / feminism
Johnny's / NEWS / V6
Nihongo / English / Español
Dojinshi / Movie / Anime

【奥尤 (微维勇)】十年之后,换个方式捧在掌心 第五章(上)

第一章(上)  第一章(下)  第二章(全)  

第三章(上)  第三章(下)  第四章(上)

第四章(下)

【本宣】奧尤小說本《十年之後,換個方式捧在掌心》灣家 5/13 ICE4新刊


第五章(上)

#维勇有出场

#原作向衍生

#十年后设定

#全部十章已完结

-

        尤里和奥塔别克确认关系之后,除了隔天尤里大剌剌地向维克托与勇利宣布交往的喜讯之外,两人的互动、谈话皆无一分有情侣的样子--甚至由外人的角度来看很是尴尬又别扭。


        小年轻谈恋爱谈成这样,维克托那一个愁字啊!他俩明知互相有好感,却以朋友的名义待身边软磨硬蹭十年,好不容易交往了,至少要牵牵小手之类的吧?


        「勇利,有什么方法能给他们的恋情加温?尤里每次看我们搂搂抱抱,炙热的视线都跑去奥塔别克身上转,可总是得不到他家男人实际的回应,眼神可怜地像只被抛弃的小猫。」维克托趴在勇利背部,摇啊晃啊。


        「顺其自然不好吗?尤里比较害羞嘛。」勇利将一块切成兔子形状的苹果塞进维克托嘴里,压低音量说:「……对了,维克托,你的意思是你抱我的时候盯着尤里看?」

        「诶?不是,我……」

        「开玩笑的,我没生气啦。」


        「奥塔别克,这给你和尤里。」胜生勇利递出一封白色的信封,坐一旁滑手机的尤里听见自己名字跟着被吸引过来,自然地站到奥塔别克旁边。


        「『两天一夜北海道之旅温泉旅馆招待券』?」


        「这间旅馆是我爸爸的亲戚开的,开幕十周年邀请我们去住,但最近店里要做些调整,而且我和维克托每年都会去,所以把这次机会让给你们。」勇利和蔼一笑,想增加说服力。


        「五月初正是北海道樱花繁开的日子,也是今年全日本最后一波的樱花祭,尤里之前来日本不就说过想赏樱吗?趁休赛好好去放松一下吧!」


        信封中还有一张支票,那是奥塔别克与尤里这几个月在「4F」打工的薪水。


        有钱有伴,老板给你假要你出去玩,何乐而不为?尤里笑了笑便接下胜生勇利的好意。


        「不是说『顺其自然』吗?勇利。」尤里跟奥塔别克上楼规划行程,将一切收入眼中的维克托走到勇利身边调笑道。


        「比起关心他们的顺其自然,维克托,我更想和你恋情加温。」看来三天两夜也不打算开店了。



        风和日丽的小周末早晨,奥塔别克和尤里乘坐JR(日本旅客铁道)至函馆站,比起渐渐回温的东京,北海道依然透出一丝冷意,熟悉的气温让两位来自高纬度地区国家的花滑选手感到心旷神怡,一路上尤里兴奋地拉着奥塔别克自拍、上传SNS,奥塔别克于每一篇贴文下面皆用同一个英文单字“DATE”回复粉丝询问「要去哪里玩?」的留言。

        进入市区后转搭地铁,没多久便跟随人潮一同下车。


        尤里将一头长金发扎成马尾,梳理于背后,奥塔别克则是拖着一个不大的行李箱,两人肩并肩沐浴在和煦阳光下,越接近目的地公园,沁凉的空气越飘来淡淡花香。


        公园入口有一棵高大的樱花树迎接他们,踏进后有如来到世外桃源,一大片绿油油草地被人工造河环绕,衬托一整排开满柔嫩樱花的大树,一朵朵娇美粉红小花沿树枝串成一串串,为单调的浅蓝色天空抹上浪漫色彩。


        或许因为是周五,赏樱的旅客并不多,多为一对一对情侣,团结性强的日本人自成一个小区集中在一起,尤里和奥塔别克选择走另一条没几块野餐垫的绿地,彷彿置身于两人的秘密花园。


        「喂,奥塔别克。」尤里停下步伐站到奥塔别克面前,撇开染上樱色的脸,向黑发男人伸出手。

        「不牵拉倒。」不见对方有任何回应,尤里撇撇嘴收回手,又嘟囔道:「明明刚才一直故意用手背撞我的手……我不想被当成什么暗示都不懂的笨蛋。」

        「牵,当然要牵。」奥塔别克握住尤里的手拉至唇边绅士地吻了一下。

        「靠!你干嘛啊!」无预警的亲吻让炸毛小猫倒退三步。


        奥塔别克扩大原本微微的笑容,一手取下掉落于恋人头顶的樱花,另一手则将遮掩住尤里一半表情的金色斜刘海往他耳后拨去。


        「尤里。」哈萨克男人拍拍俄罗斯青年的脑袋,眼神闪烁温柔的星光,说:「平时怕你不喜欢在其他人面前有比较亲密的举动,所以我会尽量克制想碰你的慾望,但现在只有我们俩,我要给你跟我--奥塔别克.阿尔京谈恋爱的感觉。」


        原来是这么回事,不得不说奥塔别克真的十分贴心,虽然认识他十年这件事早就知道了。


        「呐,奥塔别克,你别担心,我完全不介意放闪给那两位恶心又腻歪的夫夫看,被闪这么多年终于可以报复回去了,哈哈哈哈!」尤里勾上奥塔别克的颈部,大笑宣布。


        两人像幼稚园孩子手掌牵手掌,舒服的春风抚过全身,走了一段路之后决定找一块隐蔽性高也能看风景的草地铺开野餐垫。


        尤里给奥塔别克说自家猫咪做过的蠢事,说得起劲,却接二连三不断有自称尤里粉丝的日本人、韩国人、中国人跑来打断两人的约会,即使收到粉丝的应援尤里非常开心,可是没有一人认出奥塔别克,这让身为他的爱人兼冰场上对手有些尴尬。


        眼见SNS越来越多粉丝留言正往赏樱公园的路上,一盒寿司尚未吃完,两人决定赶紧收十东西离开,没有教练帮忙开路,待会肯定很难从Yuri Angles手中脱困。



        旅馆Check in的时间还没到,他们去车站附近简单解决午餐,并前进下一个目的地--新开幕的函馆滑冰场。因为优子拜讬尤里去看看这座被称为日本最大的滑冰场使用起来如何。


        场内仅有一支冰舞队伍进行基础训练,奥塔别克与尤里悠閒地做好热身,换上既熟悉又陌生的滑冰鞋。


        尤里姿态优美地滑入冰场,却「咚!」的一声往后仰,臀部和冰面来个亲密接触,刚站起身又平衡不稳跌了一次,他抓抓头自嘲:「……好久没有滑冰,真他妈怀念摔冰的感觉。」


        「尤里,来个后外点冰一周跳(1T)。」奥塔别克轻轻一笑,向后滑行几步,双手张开、右脚后外刃施力起跳、左脚刀齿点冰,逆时针一转右脚快速落地--1T是常见的几种跳跃中技术难度最低的。


        「冰上老虎」感受到「哈萨克英雄」下战帖的气势,拜讬,这可是练习将近二十年岁月的基本动作,1T简直小看突破过「冰上帝王」维克托世界纪录的尤里!


        回复奥塔别克的是直接把难度提高成后内点冰一周跳(1F)。


        尤里脸部挂上得意又骄傲的小表情,美丽的翡翠绿眼眸眨啊眨,向眼前男人勾勾食指,奥塔别克短促地倒吸一口气,拉开一段距离蹬脚进行跳跃,落地后以双足直立交叉旋转结束,尤里发出一声简短的哨音,算好距离,接着回敬加深等级的联合跳跃。


        两人分别是今年冬季奥运花式滑冰的银牌和铜牌,这样一来一往,好似对话又似斗舞,虽然沉淀休息一阵子没有练习,但在无压力的环境下,尤里和奥塔别克一直以来实力相当。


        对花滑选手来说冰场即战场,最基础的动作已经无法满足他们,一次比一次挑战更复杂的旋转跳跃,激起对方想征服这块冰面称王的好胜心。



        小情侣沉溺于仅有彼此的世界,滑冰演出、展现技术的范围越来越广,尽管身穿休閒服装,也掩盖不住奥塔别克与尤里在各方面都是国际级比赛顶尖程度的光芒,日本冰舞队停下练习,有人发现他们是有名的花滑运动员,窸窸窣窣的讨论着。


        渐渐地,冰场周围休息区围满观众,都是来看刚宣布退役的哈萨克前选手及休赛中的俄罗斯现役选手,他们彷彿两只雄蝶为了取得领域而斗争,却又翩翩起舞地像是对眼中唯一的他倾吐爱语。


        直到尤里完成目前运动生涯中第一个--国家队师兄维克托.尼基罗夫的代名词--后内点冰四周跳(4F),如雷贯耳的掌声响遍整个滑冰场,即使惊讶于超乎想像的表现和震惊突然冒出来这么多群众,两人还是习惯性从容不迫向众人鞠躬道谢。


        在这个网路、社群媒体发达的时代,「花滑Battle」的影片没多久就传遍全世界,甚至登上隔天当地报纸运动版头条。


TBC


求番外tag、求聊天(?)

第100篇~~~~

评论
热度(46)

© ※阿醇和他家本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