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joshi / Himono Onna / feminism
Johnny's / NEWS / V6
Nihongo / English / Español
Dojinshi / Movie / Anime

【奥尤 (微维勇)】十年之后,换个方式捧在掌心 第四章(下)

第一章(上)  第一章(下)  第二章(全)  

第三章(上)  第三章(下)  第四章(上)

【本宣】奧尤小說本《十年之後,換個方式捧在掌心》灣家 5/13 ICE4新刊


第四章(下)

#维勇有出场

#原作向衍生

#十年后设定

#全部十章已完结

-

        没多久便是三月十四号,白色情人节来临,「4F」的四位花滑界男神发出公告不希望粉丝破费,拒收一切赠礼,不过欢迎大家来店里聊聊天,享用节日限定的餐点。


        其中有许多来自地球各地的Yuri angles,使用各国语言表示尊重尤里所有决定,要休赛多久都愿意等,只希望不要休着休着就默默退役了,至少发个新闻稿或是于SNS上公告,可以的话最好来个世界巡回最终滑……粉丝心理是很矛盾的。

        今日的尤里难得与粉丝如此接近也没有骂骂咧咧,反而露出受宠若惊、傲娇的小表情。



        午后热闹的气氛散去,凸显出星星高挂的夜晚更加宁静。

        奥塔别克走上二楼,努力忽略主卧房传来嗯嗯啊啊、啪啪啪啪、破碎的日语、低哑的俄语--靠,胜生勇利可不可以改个名字?

        尤里则是闷哼着俄罗斯民谣在共享浴室洗澡。


        身心疲累的哈萨克男人拉开衣柜拿出换洗衣物,发现一个用米色熊熊包装纸包裹的正方体礼物盒静静躺在木柜角落。


        缎带下卡一张用钢笔字印刷“To: Otabek ALTIN” 的纯白色小卡。

        这难道是……「尤里给、给我的?」


        原来,有好几次感觉到尤里对自己似乎有爱情方面的「喜欢」的心情并不是错觉。


        顿时太多讯息冲上脑海、无法分辨真伪,感性胜过理性、五味杂陈,各种莫名其妙、乱七八糟的情绪蜂拥而至,也不管膝盖旧伤,巴不得直接转几圈四周跳。

        如获珍宝的奥塔别克,脸部表情柔和起来,将红缎带解开,内容物是一块块形状参差不齐的巧克力块,


        嗯,豪爽的手工巧克力样式很有尤里的风格!


        捧在手里怕化了,赶紧放一颗至口中,不黏牙、甜苦适中、淡淡牛奶香、细细香草味捲入嗅觉。

        盒底有一张卡片,用同样字体写道:「我喜欢你已经有很多年了,请让我成为你的伴侣。」


        不争气的泪珠自眼眶挣扎几秒钟便顺着眼角、颧骨、脸颊、下巴,两行滑落。



        尤里.普利谢茨基的窄腰围了一条浴巾,长金发染上湿意随意披散肩头,发尾长度已可遮掩胸前浅咖啡色两点,牛奶般的肌肤因浴室温热的水蒸气更显白里透红,上半身有一层薄薄肌肉、两条人鱼线收进浴巾,拥有美丽弧线的小腿布满伤痕累累的印子。

        真不负「俄罗斯妖精」之名。


        「俄罗斯妖精」目瞪口呆盯着自家好室友、好朋友兼……嗯,最近被优子开导一番才意识到的暗恋对象--奥塔别克.阿尔京,他在流泪吗?


        「奥塔别克,你没事吧?」尤里走向男人身边,未搞清楚状况就被他环进温暖结实的拥抱。


        奥塔别克靠近尤里耳旁嗓音低哑、有点淡淡哭腔说:「谢谢你,尤里,谢谢你的巧克力和表白。」


        「等等……」

        「……别乱动,让我说完……我也喜欢你好久好久了,从滑冰夏令营第一次见面开始,十年前的GP再次见面也好、甚至是之后的每个日子,说『我都重新爱上你』或许有些浮夸,但的确相去不远了。」


        「和你在一起天天都很开心,为了要与你一起晋级同个赛场而努力练习滑冰,没有赛程时甚是想你……啊,总觉得很不甘心,被你抢先告白了。」如沐春风的笑声结合欢愉的语调,像蝴蝶围绕花园飞舞般轻快:「尤拉奇卡,我想听你亲口说,说你喜欢我。」



        「等等,奥、奥塔别克,你说什么啦?」尤里面红耳赤拉开两人的距离,听懂了告白却听不懂是怎么一回事。


        「……尤里不是有做一盒手工巧克力放在床头柜,注明要给我吗?不好意思,我太兴奋……擅自打开来看,知道了你要跟我表白的事。」奥塔别克一边说一边拿出藏进口袋的礼物盒与小卡片。


        「……」


        最怕空气忽然安静,如此沉默片刻,尤里原先红通通的双颊又抹上一层赤色,奥塔别克依旧一脸严肃,耳尖的红晕出卖他的心情,彼此微妙的表情映入眼帘,突然察觉到有什么不对劲。


        「奥塔别克,巧克力不是我做的,也不是我送你的。」尤里双眼紧盯已经清空的礼物盒,不肯直视说话的对象:「那是你的一位粉丝送的,她本来想亲自拿给你,但连续好几天都遇不到你,所以请我帮她……我有跟她说你不收礼物!」

        「那位每天来找你的日本女生?」混浊的不明气体在体内膨胀,异常不舒服。


        尤里点点头,奥塔别克手上稍加用力捧住尤里的脸庞、视线对上青年清澈的绿瞳,语气意外的平静,面无表情继续问到:「尤里……为什么不直接请我出来和她说清楚?」

        「我每天都待厨房做皮罗什基,你换的班表知道的。」

        「而且,尤里既然答应她会把东西交给我,怎么还塞进衣柜边边角角?」

        「你不希望我知道这件事吗?」嗓音顿时低沉下来,低气压环绕两人之间。


        哈萨克男人每问一个问题便靠近俄罗斯青年一步,虽然奥塔别克矮尤里半颗头,但黑发大熊的气场绝不输一米八公分的金发小猫,好友罕见的眼神不带任何情绪像质问般说话,尤里眸中星星颤抖,一步一步向后退,没多久跌坐进软硬适中的床垫。


        这样不行,好歹我也是战斗民族,爷爷退休时还能徒手跟熊打架,面对奥塔别克的告白气势弱掉合理吗?

        「干!他妈的,老子也喜、喜……对你有好感,不行吗?看她兴高采烈要跟你送你巧克力我难受!」尤里一跃而起,将奥塔别克推坐上一旁的床头柜,双手撑在他背后的墙壁上,将人围入自己营造的小小空间中。


        「是喜欢、有好感,或是爱?」

        尤里没少抓住奥塔别克快速扬起又掉落的唇角。

        「反、反正,跟你对我的感情是一样的!」

        「嗯?说清楚一点?」

        「啊……奥塔别克.阿尔京,做我男朋友,好还是不好?」


TBC


求番外tag、求聊天(?)


评论 ( 4 )
热度 ( 40 )

© ※阿醇和他家本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