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joshi / Himono Onna / feminism
Johnny's / NEWS / V6
Nihongo / English / Español
Dojinshi / Movie / Anime

【奥尤 (微维勇)】十年之后,换个方式捧在掌心 第四章(上)

第一章(上)  第一章(下)  第二章(全)  第三章(上)  第三章(下)


【本宣】奧尤小說本《十年之後,換個方式捧在掌心》灣家 5/13 ICE4新刊


第四章(上)

#奥尤未交往

#维勇有出场

#原作向衍生

#十年后设定

#全部十章已完结

-

        奥塔别克身穿一套黑色贴身滑冰练习服,赤脚踩在冰面,四周一片空白,被来自脚下结冰遇人体温度形成的白雾缭绕包围着,他尝试抬起右脚向前移动,过于溼滑的冰面无法站稳脚步,上半身往后仰,双手赶紧张开挥舞,以利保持平衡。


        周边空无一人,安静到听得见自己的心跳,加上寒气由脚板直冲而上,冷冽感与待在不明之地产生的恐惧和不安缠上心头。


        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说的就是奥塔别克。他转转眼珠,冷静地判断视线范围并无任何危险征兆,既然走不了,那坐下吧。


        不过,当臀部一接触冰冷地面,像是按下什么开关,周围由小渐大慢慢湧进吵杂的人声、各种语言热烈讨论着,却不见任何人。


        顿时,眼前出现一高一矮的黑色长影子,穿越层层雾气,向奥塔别克方向移动,其中较高的那个影子在人影轮廓出现时开始不断挥手呼喊:「奥塔别克!」


        听了十年,不,甚至有十五年,尤里的嗓门再熟悉不过了,身旁跟着比较矮的身影是个女孩子的体态,两个人手勾手。


        --去他妈的什么该死的划面。奥塔别克起身看清他们的脸,隐约看见的笑容幸福满溢。

        尤里开口:「她是我的女朋友,我们要结婚了。」



        「奥塔别克!奥塔别克!趴在这里睡觉会着凉喔,要不要趁轮班前上楼再睡一下?」胜生勇利脱下围裙,拍拍奥塔别克的肩膀,轻声细语。


        「……谢谢你叫醒我。」奥塔别克眼神有些恍惚,胡乱抓了抓有点变形的莫西干发型。


        自从来日本与尤里同寝共枕开始,这已经是第几次梦见尤里介绍他的女朋友?而且每一次的女生都不是同一种类型,醒来后也记不清她的长相。


        「勇利勇利!快来看,『那个女生』又来找尤里奥了!」维克托探进厨房,兴奋又带着嘻笑的语调悄声说道。


        「维克托,留给尤里奥一点隐私好吗?」心口不一致的勇利忍不住也跑去和丈夫一起看热闹。


        「她来第几天了?这么热情的粉丝!」


        「第四天?幸好勇利没有狂热粉,我可是会吃醋的!」


        「……我怎么不认为是值得讚扬的事呢?」


        奥塔别克走到维勇夫夫背后,透过微开的门缝看见那天给尤里本命巧克力及肉麻情书的日本女孩,她双手叠在吧台,笑得很开心,背对三人的尤里或许与她熟识了,最初见面的不耐烦已消失无踪,绅士地保持一段距离比手划脚、哈哈笑。


        「哇呜,奥塔别克,虽然你平时就木讷又严肃,但是你现在的表情好恐怖啊。」维克托夸张地形容着。


        「奥塔别克,你真的……不考虑和尤里奥说说你的心意吗?」


        「……」


        「别一副『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的表情,你喜欢尤里,跟我对勇利的喜欢是一样的。」说话不好好说,抱紧紧勇利就算了,每句每字还要拼命刷两人关系的存在感,这是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婚后的坏习惯。


        维克托在某种关系上也算是奥塔别克半个情敌,对于他赤裸裸提出的肯定句,也不想否认几乎全世界皆知道他的单恋。


        哈萨克男人重新组织一下语言,说:「我告白过了,那之后尤里逃避我一阵子。」



        俄罗斯天才花滑选手尤里.普利谢茨基于二十岁那年夺下第一面冬季奥运花式滑冰金牌,媒体堪称「冰上老虎」抵达运动生涯颠峰,没想到后面的日子却迎来一道道坏消息将他打入谷底。


        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是某场赛事决赛的早晨最疼爱他的爷爷去世了,对即将上场比赛的尤里简直晴天霹雳,成绩跌破历史新低。


        奥塔别克不懂如何安慰他人,上网搜寻一大堆方法,可一见到憔悴不堪的尤里,什么话都说不出,仅能用力搂住他。


        当晚,未曾尝过输得如此悽惨滋味的尤里在赛后宴会狂灌香槟买醉,谁也制止不了,没多久被奥塔别克扛回饭店,有如发情小猫似的缠住多年好友要求发生关系。


        「尤里.普利谢茨基,我喜欢你。暗恋了五年、单恋了十年,甚至有自信发誓我对你的爱,一定比尼基罗夫爱胜生来的更多。但你现在非常不清醒、情绪非常不稳定,说要和我做爱,你他妈的请不要践踏我的感情,即使是你本人也一样。」语毕,奥塔别克将坐上自己腹部的尤里反转压进柔软的大床。


        心心念念十几年的小妖精往身上东摸西撩、上舔下咬点燃慾火,血气方刚的中亚男人根本抵挡不住攻势,裤档很快撑起一座帐篷,隐忍使双颊绯红,嗓音染上情慾格外沙哑性感,一本正经严厉拒绝尤里的求欢。


        那并不是一个告白好时机,却脱口而出埋藏心里已久的祕密。


        自荒唐之夜以后,尤里渐渐不主动与奥塔别克联系,虽然只维持一个月,但经过这次情急之下的表白奥塔别克有些后悔,迟迟未思考第二次表白的可能性,这才一直拖延至今。



        「再说一次吧?大家都看的出来尤里很喜欢你!搞不好他只是……还不清楚自己对你的看法。」


        「加油啊,奥塔别克!想想尤里决定回到冰场后,你们可说是分道扬镳了,你有你的事业,他继续滑冰,能见面相处的机会更少了!」


TBC


求番外tag、求聊天(?)

评论 ( 5 )
热度 ( 43 )

© ※阿醇和他家本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