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joshi / Himono Onna / feminism
Johnny's / NEWS / V6
Nihongo / English / Español
Dojinshi / Movie / Anime

【奥尤】十年之后,换个方式捧在掌心 第三章(下)

第一章(上)  第一章(下)  第二章(全)  第三章(上)

-

【本宣】奧尤小說本《十年之後,換個方式捧在掌心》灣家 5/13 ICE4新刊

第三章(下)

#奥尤未交往

#维勇有出场

#原作向衍生

#十年后设定

#全部十章已完结

-

       一日,晴空万里的小周末,店内拨放慵懒的沙发音乐,刚开始营业没多久,一位黑发乌眼的少女双手提着一个粉红色小纸袋,小心翼翼走进「4F」,马尾扫过吧台朝尤里六十度鞠躬,伸手将纸袋凑近他眼前:「请、请帮我转交给奥塔别克。」


       「哈?」脑海刷过胜生勇利千嘱咐万交代要他务必记得「戴上」日式餐饮业标准笑容的表情,尤里眼珠子转两圈说:「他不收礼物。」

       「这不是礼物,这是……情人节巧克力。」


       不也是礼物的一种吗?等等……情人节礼物?她要向奥塔别克表示情意、告白吗?


       「虽然,三月十四日应该是要男生回送给女生,但……我是奥塔别克十几年的粉丝,没想到他会来日本,得知消息后一激动做了巧克力,希望他能收下!」少女抬起头,固执的眼神和红扑扑的脸颊弄得再不接收她的心意就好像坏人似的。


       「我记得奥塔别克连一般粉丝礼都不收,更何况是食物,妳拿回去,我会帮妳转达。」

       「那、那……请问什么时候轮他上班?我想亲自拿给他。」

       「他不会收的。」如果是以前遇到搞不清楚状况的粉丝早爆粗口了,尤里为自己此方面小小的成长在心里点个讚。


       「……我明天会再来的。」她嘟嘟嘴又说:「其实尤里.普利谢茨基你是我的花滑初恋,我很喜欢你成年组出道的自由滑,因为你我开始接触花滑,才认识了奥塔别克。巧克力送你,我明天再重作。」

       「诶?哈?等等!喂!」尤里看了看被强硬塞进手中散发甜味、充满少女气息的纸袋包装,叹口气。


       白色情人节啊……还要再几天才是这个日本节日,难不成她会每天都来?


       「偷看一眼没关系吧……反正都说要给我。」尤里好奇地打开纸袋一角,发现有张卡片,立刻把视线移开。

       「啊啊啊烦死了。」


       说到情人节,那个哈萨克男人好像很喜欢过这些有的没的的节日,明明没有情人仍常常拉着自己过节,难道他不知道俄罗斯人连生日也不太过吗?


       大概是从升上花式滑冰大奖赛(GP)成年组第一年比赛结束后开始的,除了恰好于赛场上碰面之外,大部分的相处时间皆为有时差的远距离视讯、通话。


       但每逢生日、情人节、过新年,奥塔别克总是会变出一些惊喜,例如,突然出现在圣彼得堡滑冰场、邮寄一大堆猫咪玩偶、自行编曲一段以「尤里.普利谢茨基」命名的音乐……


       现在躺在二楼房间双人床中央又大又毛茸茸的粗眉毛大熊玩偶,也是奥塔别克于冬季奥运开赛前说是庆祝十周年友谊的礼物,没有想要把它寄回俄罗斯,于是带它一起飞来日本。


       没遇过这种事的尤里缓缓拿出卡片又立刻「啪!」将情书压住,像个上课偷看色情刊物的中学生,谨慎转转头确认身边无人,蹲下与吧台同高阅读着。


       日本女孩看似腼腆,书写的内容却热情露骨,不知道为什么开头没有署名且用非常口语的俄罗斯文书写,加深俄罗斯青年的情感带入,没多久,尤里的头顶彷彿能看见因为害羞烧红脸而冒出的白烟。



       在厨房忙碌的奥塔别克无意间瞥见少女递出巧克力给尤里时便倚靠厨房门框、半掩半开着木门、皱眉直盯他和她的谈话,完全没注意到门把快被捏变形。


       尤里一向担心自己带着口音的日语会让客人听不懂,面对他们他会体贴的放慢语速,有点像每晚一对一「尤里的日语教室」对话练习--不得不提自尤里口中说出来的日文词汇都彷彿涂了一层蜂蜜--不过,现在没有看嘴型、速度又比教学时要快些,有听没有懂着实令人烦躁不已。


       他的语气是一般与陌生人说话时的平稳,加上一如往常情绪上些许不耐烦,听不出个所以然,只好赶紧抓住了几个外来语关键字:「情人节巧克力」、「礼物」、「尤里.普利谢茨基」、「粉丝」……尚未反应过来对话内容,尤里居然接下少女给的小提袋?


       收敛好情绪,奥塔别克走近死盯吧台上小纸片的尤里身边,轻轻喊出他的名字。


       「诶诶诶?靠!奥塔别克你、你干嘛吓我,走路都没声音吗?」尤里慌慌张张跳了起来,随意把礼物收进围裙口袋。


       「抱歉。」


       尤里的视线东飘西晃,就不看关心他的哈萨克好友:「他妈的……又不是你的错,别道歉啊。」

       「抱……我是说,你的脸好红,发生什么事了吗?」奥塔别克右手接近尤里的额头,下一秒被迅速拍开。


       「没事没事……不对,有事!轮班时间到!」尤里胀红着脸,胡乱脱下围裙套上奥塔别克的颈部,用力甩甩金色长马尾后如抢大特价的气势冲上楼。


       好奇心驱使奥塔别克伸手进围裙口袋,极为缓慢取出日本女孩给尤里的情人节礼物,近距离看见实体--不用想也知道,精美缤纷的包装绝对不是义理巧克力,心脏因为「偷看」带来的亢奋感快速跳跃,阅读卡片字里行间发现事态没有轻易能安慰自己的理由,一只无形的手使力拧捏那大多数时间为尤里.普利谢茨基一举一动、一颦一笑而失去应有规律的心脏。


       尤里这是……被粉丝告白了?


TBC

又名:奥塔别克的危机((不要乱取名


求番外tag、求聊天(?)


评论 ( 3 )
热度 ( 29 )

© ※阿醇和他家本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