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醇和他家本命※

Fujoshi / Himono Onna / feminism
Johnny's / NEWS / V6
Nihongo / English / Español
Dojinshi / Movie / Anime

【奥尤】佔有欲(下)

▲上篇请走连结▲


干!我看了什么!男友趁我洗澡拿我的外套自慰,我该注意什么?


如果尤里在网路发出这个问题大概只能收回一些吃瓜群众的无意义回答。


「尤拉……尤里……嗯,我……对不起。」奥塔别克快速将一塌糊涂、但依旧高举的男////根塞回裤裆里,眼神心虚地不断往那片毛玻璃看过去。


「你……一边看我洗澡一边自////慰?没想到你是这样的阿尔京。」还是对我有////慾望的嘛,果然都是年纪的问题才一直不肯碰我,解开心中疑惑的尤里甜甜一笑。

「对不起……浴袍在左边的柜子里,麻烦你自己拿吧。」闭眼转头手指了指。



穿好奥塔别克的浴袍,尺寸过大有点不适应,尤里扭扭身体,转过身才发现奥塔别克上半身没穿衣服半蹲半跪在浴室地板,手动洗刷黏了精////液的国家队外套。


——漂亮的蝴蝶骨随双手用力的动作起伏、不太像花滑选手的厚实背肌线条硬朗、靠近裤头有罕见的腰窝、据说这类人性////能力很好……


尤里默默拿起手机拍了几张奥塔别克的背影,心脏跳好快呀!


煞风景的事来得总是很快,尤里对着简讯翻了个白眼:「啊……雅克夫发现我不见了,维克托要我赶快回去,免得明天会被抓回俄罗斯。」


-


「晚安,奥塔别克。」尤里背对走廊微微弯下腰,扶住门框换上运动鞋。


打着哈欠的尤里一身松垮浴袍,因为地心引力和姿势的关系使原本已经半开的领口往下垂,白皙锁骨和少年细嫩的胸膛大方印入眼帘,浅浅胸线若隐若现。


奥塔别克喉结小幅度上下一动,拉紧他两片不乖的领口,却不见预期效果,于是扯下挂在肩上的毛巾、摊开并试图披盖住尤里裸////露的肌肤,至少大量减少肉////色出现。



皱皱眉头——好像缺少什么,奥塔别克往房间里转了一圈,拿出哈萨克国家队的外套,一面让尤里穿上一面说到:「尤拉奇卡,刚才的事,真的很对不……」


「欸欸,贝卡,我说了我没有生气,反而很开心,你再道歉我不理你了哦!」意味不明地眨眨眼,「嗯,做为你弄脏我的外套的『惩罚』……陪我走回房间,好还是不好?」


「当然没问题。」揉揉刚才帮尤里吹干的金色秀发——那也是『惩罚』之一,奥塔别克的嘴角和双眸弯出溺爱的幅度。

END


评论(6)
热度(67)

© ※阿醇和他家本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