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醇和他家本命※

Fujoshi / Himono Onna / feminism
Johnny's / NEWS / V6
Nihongo / English / Español
Dojinshi / Movie / Anime

【凌李/谭赵】你认为跟爱人亲密的接触或互动有什么?

「……李然然,问你件事,你认为跟爱人亲密的接触或互动有什么?」圆润整齐的食指指甲轻轻敲着高脚杯杯口,杯内剩下一口的深红酒面微微泛起涟漪,反应着赵启平的心思。

「嗯……亲亲、抱抱、滚床单?」当恋爱咨询师比当骨科医生还当得有声有色的自家竹马居然会来跟自己讨论感情问题,李熏然感到受宠若惊。

「除了这些之外呢?」

「……掏耳朵!掏耳朵这事儿啊,关系亲密还不够,两人要对彼此有极大的信任,要不一方手一滑或身体一动耳朵就聋了。」



李熏然想起曾经在环境脏乱的地方埋伏,回家后耳朵里的搔痒感让人情不自禁又抠又挖差点还弄到流血。

被凌远第N次阻止手指想偷偷要伸进耳朵,身为医生的凌远虽然主张不掏耳朵、耳屎自然会掉出来,但因为拗不过自己的请求,答应睡前好好帮忙清理留在耳朵里的小结块。




「一开始是有点小紧张,毕竟距离上次我妈帮我掏耳朵大概过了二十年。」




凌远坐在床上,背靠床头、双腿并拢深直,示意面向他的腹部侧躺、头部靠在大腿上,先从比较没那么痒的右耳开始。

接着,凌远温柔地将他的头部移动至更靠近大腿根、乔了个让两人都舒服的姿势,拿起方才消毒完毕的居家用掏耳棒。

『脸红什么呢,我给你掏耳朵的时候你可别乱动啊!如果疼,你捏捏我,我会停下来。』

刚洗完澡的沐浴露清香加上视线前方就是那个经常让自己欲仙欲死的部位……脑袋不听使唤的抛出上次距离凌远裤裆这么近时的回忆,爱人浓厚的雄性气息开始在鼻尖流窜。

凌远先用掏耳棒刮勺部分轻轻沿着耳廓刮两下,李熏然阖上双眼表示可以适应。

刮勺偶尔在布满神经的外耳道刷刷与柔和地轻刮,耳朵敏感的神经系统受到刺激让他舒服的放松身心、酥痒感着实欲罢不能。

凌远的手劲比自家妈妈好,很快地将耳垢清除,拍拍早已昏昏欲睡的他要他换边躺。

『别停…继续啊,老凌…』瞇着眼、声调软糯地请求,本来抓住凌远衣角的手伸手挥挥要去找凌远的手。

『乖啦,耳朵可不能掏过度,会受伤的,换边吧!』



「掏耳朵真的很舒服,尤其是掏耳棒刮过耳骨的声音很催眠呢!在掏耳朵的过程你能感受到自己原来可以对爱人这么完全信任、也可以更细致的感受到被爱人小心翼翼捧在手中的感觉,然后你会更爱他,你应该试试看!」李熏然喝完杯中的最后一口酒,一副前辈的姿态拍拍赵启平的肩。

「院长平常还不够宠你吗……」赵启平嘀咕,早知道会被秀一脸就不要来问李熏然了。



最近和老谭…主要相处模式就亲亲、抱抱、滚床单,这样跟之前炮友时期有什么差别?

跟老谭提希望一起做点别的事,可是却发现自己根本不知道除了平常那三件事,还有哪些事是可以促进两人感情……应该说,赵启平想知道有哪件事两人能够不要一起做到最后都以滚床单做结尾!

烛光晚餐、做,看电影、做,拼拼图、做,旅游、做,做,爱。

两人交往可不能都是以下半身的需求为主啊!

这样总有一天会腻的。



「……我可不敢给老谭掏,万一没弄好,我卖掉身体里的所有器官都赔不起!」

虽然有意外肯定是谭宗明先动手动脚造成的。

但让老谭帮自己掏耳朵,好像是不错的选择,总不可能掏到后来又滚上床……吧?

END


相信我,滾上床的機會還是很大。


评论(2)
热度(37)

© ※阿醇和他家本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