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醇和他家本命※

Fujoshi / Himono Onna / feminism
Johnny's / NEWS / V6
Nihongo / English / Español
Dojinshi / Movie / Anime

睿津夫夫一百问之番外问答

在开始之前,请先让我工商一下。

中国通贩<家猫与野猫的投币式置物柜---睿津合本>寄卖数量调查

相性100问主文


番外开始:

主持人(阿醇):「大家好,欢迎收听国立金陵大学50周年校庆学生特辑,我是电台主持人阿醇,每天中午在天空为大家带来好听的音乐和校园人物访谈。不好意思让大家久等了,广受大家喜爱的睿津夫夫在上次一百问完结后立马答应我的请求--再抽几个同学们的问题来回答!谢谢各位踊跃的留言发问,因为时间关系随机抽选五个问题,两位可以的话请详答!欢迎本校最红竹马情侣组――学生会副会长萧景睿及国乐社社长言豫津!」

 

言豫津:「大家好,我是国乐社社长言豫津……阿醇你的开场白太长了吧!」

 

萧景睿:「各位同学午安,我是萧景睿。」

 

主持人(阿醇):「唉我一兴奋就话多,我们赶紧开始吧!」

 

主持人(阿醇):「第一问来自露露,露露想问:『如果要用一种香味形容对方,是什么样的气味?』。」

 

言豫津:「香味?嗯…茶叶香?饮料店卖的茉莉绿茶的茶叶香。清淡不张扬,但有时却有着不容忽视的存在感。我爸常在家泡茶,茶叶香让我有安心的感觉。」

 

萧景睿:「婴儿爽身粉。豫津从小细皮嫩肉、肤质比较敏感,常常起红疹,据说我曾经因为看过我妈拿爽身粉撒在豫津起红疹的屁股上,豫津感觉就没这么不舒服了,之后我只要看到豫津身上有异状就会拿爽身粉往他身上撒(笑)。软软的小团子满身除了奶香就是婴儿爽身粉的味道。现在想想,那味道似乎都还在鼻尖打转呢!」

 

主持人(阿醇):「两人的回答我都好喜欢…咳,第二问『对方身边有没有让你忌妒的人?』。」

 

言豫津:「可多了,林殊哥哥、景琰哥、青遥哥、绮姐、谢弼、萧景逸……」

 

萧景睿:「诶等等,我家人几乎都上榜是哪招啊(苦笑),林殊哥哥和景琰哥就算了,你忌妒萧景逸什么?」

 

言豫津:「忌妒他…他、他名字三个字有两个字跟你一样!虽然血缘关系不亲,但他也算是你的家人。」

 

萧景睿:「傻瓜,如果我们有血缘关系,可就不能在一起了啊!是吧,我亲爱的萧家祖宗唯一认定的萧家儿媳妇。」

 

主持人(阿醇):「……好像听到什么不得了的八卦!」

 

萧景睿:「豫津一直都很喜欢跟女孩子玩在一起……我忌妒的人好像也不少啊!」

 

主持人(阿醇):「第三问『如果今天对方是女孩,会怎样?』。」

 

言豫津:「景睿是女孩的话,肯定是大家闺秀!我的机会渺茫啊……当她的长腿叔叔就很满足了。」

 

主持人(阿醇):「你好得也鼓起勇气追人家吧?你俩可是青梅竹马啊!」

 

萧景睿:「不管豫津是男孩还是女孩,我都喜欢。」

 

主持人(阿醇):「景睿今天是吃了糖才过来的吗?」

 

言豫津:「不,我们刚吵完架和好。下一题吧!」

 

主持人(阿醇):「第四问,来自栗子松鼠:『景睿对于豫津反攻的想法,还有豫津反攻的话会怎么做?』。」

 

言豫津:「其实我们前几天就是为了这个在争执。」

 

主持人(阿醇):「诶,等等,确定是可以说的吗?」

 

萧景睿:「豫津每个月都会跟我吵一次他要反攻,每次我都答应他……豫津也用尽各种方法让他自己占上风,给我铐手铐、蒙住双眼、绑手绑脚,可是他总是做不到最关键的那一步。」

 

言豫津:「因为…因为我、我技术不如你,怕会弄伤你嘛!你做的那么温柔都那么疼了……(愈说愈小声)」

 

主持人(阿醇):「可以知道你们这次争执的点在哪里吗?」

 

萧景睿:「豫津想反攻,我说我用骑乘自己动,但豫津不肯,说什么要靠自己跨过心理的槛,也不知他在纠结什么。」

 

主持人(阿醇):「……就是小吵怡情嘛!景睿还没回答对豫津想反攻的想法。」

 

萧景睿:「我心理是可以接受的,应该啦(笑),每次看豫津都在挣扎要不要进入,那表情超级诱人!」

 

主持人(阿醇):「最后一问,来自蛤蜊:『生活中有没有豫津照顾景睿的时候?景睿的感受是?』。」

 

言豫津:「当然有啊!」

 

主持人(阿醇):「举个例子?」

 

言豫津:「……景睿对不起,我以后一定会好好照顾你!」

 

萧景睿:「说什么对不起,其实豫津一直在各方面都有照顾我,不过可能是做的太习惯了,所以都没发觉。」

 

主持人(阿醇):「举个例子?」

 

萧景睿:「譬如,在餐桌上,豫津会主动揽下所有剥虾壳、挖蟹肉和调配调味料的工作--这事应该很少人知道吧,我也是最近才发现的。从小每次和豫津吃饭只要有虾蟹类,他知道我爱吃但又不喜欢处理外壳,都会默默把它剥好放在我夹的到的地方。」

 

言豫津:「还不是看在你那打小就存在的洁癖份上……」

 

萧景睿:「每次到新环境新学校,都是豫津带着我和同学玩、孰悉环境,明明差我两岁却要勉强自己跳级上课,之后的学习作业还不是要我教(笑)。」

 

言豫津:「你、你不也乐意嘛?」

 

萧景睿:「嗯嗯,我乐意,看在你无意识带着我到处宣示主权的份上。」

 

萧景睿:「还有很多呢!但这些就是我们两人的秘密了。」

 

主持人(阿醇):「景睿对豫津照顾自己有什么感受?」

 

萧景睿:「很多亲朋好友认为我是单方面的付出,不过其实我们都努力为了彼此让自己成为更好的人,虽然我也是后知后觉才发现。如果要说感受的话,我很开心,也会更加好好地宠他。」

 

主持人(阿醇):「在结束之前,请对恋人说一句话吧!」

 

言豫津:「谢谢你在跟我吵架时仍然愿意留在我身边,没有丢下我一个人生气。」

 

萧景睿:「你默默为我付出这么多……我哪舍得丢下你啊,我的小祖宗。」

 

主持人(阿醇):「感谢今天两位抽空参加一百问问答番外,看到你俩感情这么好我都重新相信爱情了,呵呵,祝你们下学期实习顺利!」

 

言豫津:「祝你早日脱单啊,到时我们就站着让你们闪回来!」

 

萧景睿:「谢谢主持人和各位同学。」

 

END

艾特留言发问的同好: @看不見臉的露露  @栗子松鼠  @敏而镐学的蛤蜊 

评论(5)
热度(15)

© ※阿醇和他家本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