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醇和他家本命※

Fujoshi / Himono Onna / feminism
Johnny's / NEWS / V6
Nihongo / English / Español
Dojinshi / Movie / Anime

【谭赵】相恋十年三十题---如果我死去

虽然是这题目,但不虐的,相信我(#


24、如果我死去

        谭宗明坐在沙发上,身子前倾,推推挂于鼻樑上的眼镜,眉头微微皱起,十分专注地盯着笔电萤幕,连赵启平开门回家的声音都没听见。

        不把工作带到家中,若有需要临时处理的事请至书房--这是他们同居七年来的默契。五十坪公寓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为恋人的小小世界,即使他与他是呼风唤雨的总裁和悬壶济世的医生,回了家,谭宗明与赵启平仅属于彼此。


        除了去晟煊找谭宗明的时候,赵启平已经不记得上次见爱人一脸严肃对自己以外的其他人事物是何时。

        为数不多以第三人视角将聚精会神的自家中年霸总印入眼帘,很是新鲜。

        --真是……越老,不,年纪越大越帅。

        谭宗明最近简直得了关键字入心脉症,无论有意无意,只要朝他说出「老」字,立刻会获得萎靡的谭大鳄由内心深处散发出对年岁无奈又缺乏自信的脆弱表情,看一次心脏被狠掐一次。


        「看什么呢?这么专心。」赵启平一屁股往恋人和沙发扶手之间的小空位挤了挤,谭宗明自然地向旁边挪一挪,给他一个两人大腿恰好能相贴的位置。

        「……飞往法国的机票。」谭宗明回过神,此时才发现爱人已回家,侧着脸亲吻赵启平的唇,惯例地欢迎回家之吻。

        「你想去法国玩?要年底了,我最近可没法请假。」因为私事买机票,谭总裁都要亲自订位,不会经手秘书,无一次例外。

        「不,启平,刚刚大姊的秘书来电,说姊夫车祸过世了,大姊情绪不稳,我要飞一趟法国帮忙处理后事。」


        谭宗明有一位相差十二岁的长姊,自幼姊姊于他疼爱有加,两人感情不错,曾陪伴青春期的谭宗明向父母出柜,大学毕业白手起家,没多久便在室内设计界做得有声有色,三十岁时远嫁法国,并拓展成国际事业。

        谭家长辈去世后,姊弟彼此工作忙但每逢中国农历年必定相聚一次,赵启平一同认识了谭姊跟谭姊夫,她给人的气质就像活泼洒脱版的安迪,姊夫是位优雅的华裔法国绅士,全心全力支持谭姊热爱的室内设计,夫妇非常相爱,谭宗明跟谭姊夫认知频率相当,平日也经常联络、相谈胜欢,算是忘年之交。


        「车祸……」行医多年,车祸进医院仍丧身的人口比例从来不是少数,虽然赵启平常于手术台上与死神抢人,见过许多生离死别,可发生在自己亲戚身上,顿时哑口无言,不知该说什么来安慰担忧着谭姊状况的恋人。

        「人生无常啊。」谭宗明淡淡说道,仔细一看他的眼角还有点红红的。

        赵启平张开双臂,把身旁男人揽进怀抱,稍加施力紧紧搂住,就是要让对方感受到,无论发生何事,他不会是一个人承受一切--一如以往谭宗明总是如此给压力过大、陷入低潮的赵启平一些抚慰和力量。

        「未来与意外,先遇上哪个,没人知道。」一向把真实情绪埋藏心底,成天挂起公式化笑容,位高权重的谭总,此时像个孩子缩进赵启平的怀中,一阵鼻酸,鼻音渐浓,好不心疼。

        「对不起。」方才看自家男人专心到忽视周围声响,本想开开玩笑……赵启平替自己的玩心以及得知这件憾事道歉。

        「启平留下来吧,好不容易升主任医生了,你的心意我会帮你转达。」他以为恋人是因为无法请假一起至法国送姊夫最后一程而道歉。

        谭宗明感叹:「前几天也听说一位大学同学病逝的消息,原来我已经到这种年纪了啊……」


        「我、我等一下请丧假试试……行李要带几天的量?」赵启平眼神飘向别处,快速站起身往房间方向走去,边走边说:「按习俗办后事挺麻烦的,你们大概会需要比较……冷静一点的人。」

        谭姐夫妇没有后代,法国无其他亲人,尽管仪式规模不大,但有第三人从旁协助举行,比较能让谭家姊弟好好向丈夫、故友说再见。

        「赵启平。」谭宗明拉住自说自话的他,眼眶蕴有一层湿润,眼角更为通红,却十分慎重地望向枕边人,停顿一下,说:「如果有一天我离开人世……」

        「说什么呢谭宗明!」他的语气有些凶狠,眸子跟着闪出水光。


        平时作天作地、任何情趣都可玩、任何话题都可说的赵启平看太多悲欢离合,不仅没有因此习惯,反而造成反效果,唯独关于「生命会逝去」,成了他最不愿意接触和谈论的事。

        「我知道你不爱听,但我们从没好好聊过这方面的想法,要白头偕老,有一天是必须面对的。」

        谭宗明浅浅一笑,想要用笑脸融化赵启平欲挣扎逃避的想法,他继续说:「假设我们一路健康平安活到阳寿尽,按年龄来说,一定是我先走,到时候……」

        「我是医生!比你忙比你累,拿自己身体健康执业,怎么算都是我先撑不下去!」赵启平提高音量,慌乱地打断谭宗明。

        对,他就是不喜欢、不想听恋人用一副交代后事的口吻说话,好似下一秒立即天人永隔,幼稚地计较起谁的职业比较操、容易过劳死。


        「生死议题」其实谭宗明也未曾细想,以前为了打拚,年纪轻轻于应酬桌上大胆喝酒喝到胃出血,第二天仍是一条活龙,彷彿健康的身体与有限的生命会源源不绝产生。之后事业有成,要什么有什么,遇见了赵启平,一个上手术台和死神不断拔河、脱下白袍便躲避不言自身生与死的医师爱人,久而久之忽视此「也不是多重要」的话题。

        直至今日,姊夫过世,切断大姊秘书电话的那一刻才终于意识到生命的脆弱以及是时候和心爱的他来讨论「如果那一天到来」--毕竟已年过半百。

        「平平。」谭宗明将赵启平拉回沙发坐好,朝他露出招牌一字笑,单膝跪在地板,尽力营造出不那么沉重的气氛。

        「平平……我舍不得先离开你,也不想见你伤心难过我却无法亲自拥抱你,可我这辈子栽在你手中了,你说,我该怎么办?」他亲吻可人儿骨节分明的美手,目光虔诚又深情。


        「……」赵启平瞪大双眸,脑海没有预设这个问题的答案,总不能把对方的疑问句整串改成直述句做「我也是」的答复吧?

        「你要乖乖听医嘱,不可以吃什么就别碰,把那些乱七八糟的保健食品该丢得丢一丢……菸是一定要戒掉的,酒尽量少喝,给我活久一点啊!」

        「好,答应你。」谭宗明依旧笑盈盈。

        「然后,无论与谁相处,都要珍惜当下,无论何时何地,注意自身安全。」

        「嗯,一期一会的精神。」

        「还有,好好爱我!」赵启平眨眨眼,似乎没了一开始说谈生死的不安,但仍紧紧抓住谭宗明的袖口。

        「当然。」语毕,印上一吻于额心,加强爱的契约效力。

        「最后,」你的未来里有我,我的蓝图中有你,一路规划至生命的尽头,谭宗明接着说:「当我们都很老很老了,头顶秃光、牙齿掉光,脸上皱纹多到看起来像梅干菜,对这个世界再无任何依恋时,一起躺在老家后院的凉椅上,手牵手,等待天使来把我们一同带走。」

        「正有此意。」


        如果我死去,我会待奈何桥边等你,等你入我家祖坟,并向孟婆求情,于喝下孟婆汤之前与你最后一次缠绵,往肩头做上记号,下辈子不怕找不着彼此。


        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



END

后续(可接着看也可不看)


【谭赵 (微凌李)】温暖三十题 (全部统整)


谭赵相恋十年三十题其他题请见下面的tag


评论(6)
热度(84)

© ※阿醇和他家本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