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醇和他家本命※

Fujoshi / Himono Onna / feminism
Johnny's / NEWS / V6
Nihongo / English / Español
Dojinshi / Movie / Anime

【谭赵】相恋十年三十题---没有言语的夜

不好意思迟交了,不知为何一直艾特不上,再试试看,

9/27的关键词「夜,深沉」  @楼诚深夜60分 


12、没有言语的夜

        一轮皎洁明月高挂黑夜当空,柔和地散发晕晕光芒,黄浦外滩一向是上海数一数二繁荣地区,由高处俯眺,那些隐身于乌漆中的建筑被镶嵌上点点金金,万家灯火暧昧通明。


        十年来,陪伴恋人浏览过各式风景,气势磅礡的瀑布、鬼斧神工的山谷、庄严神秘的陵墓……唯独最常印入眼帘的上流都会景色,大概看了一辈子仍不会习惯,每当站在高点,尤其是三更半夜,一望无际、万籁俱寂,高处不胜寒的孤寂与冷冽总是席捲而来。

        赵启平裹着米色睡袍,从巨大的玻璃窗前悄声走回床边,将熟睡的谭宗明往另一侧推了推,轻轻翻上床铺,为枕边人重新拉好被单,伸手取过床头柜上的智慧型手机,把昏黄的小夜灯再调亮一些,背对恋人侧躺滑手机。


        最近真的太忙了,平常已经近乎披星戴月早出晚归,但这半个月又适逢卫生局督导要来视察--也是升任主任医师后第一次要独自面对此不可怠忽的应酬,神经紧绷如草木皆兵的战斗状态,简直比一星期夜班加上连续好几个大手术还要身心疲惫,所幸之前是骨科副主任时有跟随前辈好好学习,许多工作流程早已上手,才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

        好不容易告一段落,得到两天休假,盼着与自家爱人共赴云雨巫山缠绵至天荒地老,瞒住谭宗明自己可以提早下班的事,购买些「必需品」和蛋糕咖啡,搭了计程车到晟煊,要给对方一个惊喜。


        CFO安迪十分开心小赵医生大驾光临,他可是谭总的小太阳,赵启平当踏进晟煊大楼那一刹那,彷彿能预见五分钟后整栋楼的乌烟瘴气消失无踪。

        「老谭这几天状况不太好,虽然他很努力压抑烦躁的火气,但员工们都很担心会不会压过度造成严重反弹。」安迪一面示意总机小姐接手赵启平要给大家的慰问品,一面跟他閒话家常几句。


        上个月刚成为两个孩子的妈的安迪笑容带有母爱光辉,一点也不像而立之年时最初认识的冰山美人、高冷菁英。十年前,谭宗明把她从华尔街挖脚来晟煊就是担任如同企业心脏般的CFO职位,拥有至少二十年交情的他们是多年好友、是工作夥伴、且亲如家人,安迪高龄怀孕生产、请产假期间难免被人口舌,谭宗明确认过安迪的意愿后为她无限期保留这个不少人觊觎的位置。

        不过,安迪的能力也是不容小觑,做完月子方回到岗位没多久,便主导收购其他公司的案件顺利进入最后一阶段。

        赵启平不想承认,但偶尔真的蛮忌妒安迪的,有时不禁思考,如果自己可以成为事业上和谭宗明一同并肩、互相扶持的关系,不用在同个城市里仍聚少离多,两人会不会因此更加亲密?


        回想至此,赵启平侧身伸手去捞被谭宗明丢入床底的保健食品--啊,下午老谭慌张藏起来的这一罐是……小赵医生凭借手机萤幕的亮光仔细研究罐身写着的成分以及是为保养何处。

        年纪大了,难免有大小毛病,不惑之年以后,常常无法好梦至天亮,赵启平刚才也因为左脚小腿肚抽筋抽到疼醒,明明有特别注意身体健康,惊醒后四肢冰冷的状况却不算少见。

        嗯……是消炎止痛内服药物,另一罐……要控制胆固醇的,还有一罐……预防摄护腺肥大,嗯?叶黄素胶囊?喔对,这是我买的。

        他家老谭何时成为药罐子了?

        四罐中居然就有三罐是赵启平不曾见谭宗明吃或提过的保健食品和药品,甚至还偷偷放在公司休息室床下,分明不想让身为医生的恋人知道。


        大概一辈子都不会忘记,下午时分的谭宗明,第一次看到好久不见的爱人出现于眼前时并不是欣喜万分,而是一手支撑于膝上微微曲身、眉头紧皱,表情扭曲,努力要扯出一个笑容,但力不从心,另一手则快速将罐子塞入抽屉,整个人透出「拜讬你不要问」的脆弱气息。

        原来,身处金字塔顶端的谭大鳄也会有好似一碰就可能碎裂的时候--相恋十年,老谭罕有让自己在狼狈状态下与赵启平见面的机会,他难道不是无时无刻皆神采奕奕、温柔霸气吗?

        谭宗明不愿说,赵启平便不问,嗯,至少「当下」不问,小赵医生忍下心脏微微抽痛,请他坐好,体贴地为疼到眼角含泪的恋人热敷膝盖,一面揉揉捏捏小腿肚舒缓疼痛,一面说说不见的半个月都去做了什么「大事」,要使老谭能够转移注意力。


        深感年岁流失,「健康」这项资产越发难以维持,又突然意识到两人的年龄差,情不自禁鼻头一酸,赵启平转身面向年长的枕边人。

        总裁办公休息室的床不如家中的柔软舒适,比一般单人床稍微宽一些,两个一米八的大男人四肢交叠、挤靠在一起,亲密地恰好。

        晕黄的小夜灯于休息室角落照耀着,赵启平伸手拨弄沉稳安眠的谭宗明的微硬发丝,平时上班出外工作,他都会要求他用发胶把浏海往上往后梳理,「这样看起来比较像霸道总裁!」--洗完澡后的老谭,浏海柔顺复盖住饱满的额头,显得年轻乖巧,更加温和迷人,别有一番魅力,如此迷人的谭宗明,赵启平一点都不想给其他人看见。


        彷彿触碰易碎的珍贵宝藏般,赵启平把手掌弯成碗型,小心翼翼抚上爱人的脸庞,掌心的温度温暖了被冷气吹得有点凉意的颊面,对方似乎有感受到,缓缓呼出一口长气。

        拇指指腹轻轻擦过浓密而纤细的眼睫毛,谭宗明那双充满正气的双眼总是以情感满溢的视线跟着自己打转,光彩深邃的一汪春水,令人心甘情愿沉醉于其中。

        自恋人高挺的鼻梁向鼻头顺摸,发现途中有一点浅浅凹陷的痕迹,那是高潮时赵启平在他身上留下来「这个男人的爱人佔有慾爆棚」的「记号」之一。

        食指滑至他的唇,有些厚度很好亲,无论是蜻蜓点水到法式热吻、或是细细啃咬到狠狠吸吮,不同程度不同花样不同刺激,皆使人安心又动情,四片唇互碰居然可以这么舒服、这么多变,这些都是与谭宗明一起发现的,如果可以,赵启平希望生命的最后能和他于接吻中离开人世……


        空调舒适宜人,小腿不再抽筋,赵启平窝进谭宗明怀抱中,头部倚靠着赤裸的胸膛,一脚压上对方的大腿,手环抱腰身,忙碌半个月终于能停下脚步、喘口气,虽然看在年龄的份上没有做到忘寝废食,但也是酣畅淋漓、旖旎满足的一夜,起码目前尚不需担心下半身的性福问题。

        赵启平抬起头浅浅啄了啄谭宗明的下颚,眼皮子打架抗不住睡意,被爱人那让人放下戒备的气息包围,身处专门为他建立起来的独一无二温柔乡,赵启平很快地跌入梦中,一夜好眠。


        没有言语的夜晚,深沉且隽永,月黑风高又如何?黯淡无光又如何?只要我身边有你,你身旁是我,现世安稳、岁月静好,足以。


END


谭赵相恋十年三十题可见下方tag


评论(8)
热度(83)

© ※阿醇和他家本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