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醇和他家本命※

Fujoshi / Himono Onna / feminism
Johnny's / NEWS / V6
Nihongo / English / Español
Dojinshi / Movie / Anime

【奥尤】7 years (奥塔视角)

BGM:Let Me Love You

ONE

        一年了,尤拉,你好吗?圣彼得堡的确才是尤拉的主场,俄罗斯有你的家人、朋友、生活圈以及终生憧憬,这三年来委屈你搬到美国与我同居。尤拉总是不愿意承认,有时会在半夜偷偷爬起床流泪,不只一次尝试小心翼翼地安慰,却抵不过你的自尊心,当你对我大吼说要一个人待着,我就应该要知道,分道扬镳是迟早的事。尤拉还记得吗?我们的默契,租下这间公寓至今,太阳下山后玄关的灯即会亮起,直到起床的我或你把它关上,而今日,它将要功臣身退,不再等待晚归的谁--我要搬家了。

TWO

        尤里,我不确定现在是否还可以称呼你的暱称。两年了,以为宣布退役后至少能接到来自你的关心电话,但不如预期。也是,我自西岸搬至东岸,考进音乐艺术学校学习编曲,亲手抹去我们最后一个相交的可能,成为两条平行线。这一年的欧锦赛,一如往常,我坐在观众席,恭喜你获得金牌,你依然强大又美丽。普利谢兹基先生,尤里的爷爷,在人海中发现我,热情邀请我去他居住的旅馆作客,似乎不知道我们已经分手了,尤里没有告诉爷爷,也请容我私心不说--普利谢兹基先生拜讬我好好疼惜你。

THREE

        十一月第四个星期四,美国的感恩节,恰好是JJ孩子们的周岁生日,他给全世界现役与退役的花滑选手皆发出邀请,说要举办最盛大的派对,尤里会去吗?不会参加的,对吧?根据最近的采访,你放弃了大奖赛,说要出国散心,我能不能抱有一丝期待,与你在感恩节当天相遇?分手三年,希望再次相见时有如我们彼此认识的那一天,我骑着哈雷穿过小巷来到躲避粉丝的尤里身边,酷酷地问「上来,要还是不要?」,你则是一脸惊讶却紧紧环抱住我的腰,谁也不提这几年的空白,于逆风中前进,一同迎向未知的道路。

FOUR

        分手第四年,我终于接到尤里发来的讯息,是长达三十分钟的语音通话。通话里的你哭得好伤心,撕心裂肺告诉我,你唯一的家人--普利谢兹基先生在睡梦中离开人世,我忍住被哭声蹂躏而微微发疼的胸口,用你以前最喜欢的语调轻轻安抚着,三十几年的人生第一次如此感激网路,在尤里最无助时我能穿越地理、跨越时区陪伴你,虽然现在恨不得立刻买一张单程机票飞至你身边,并永远住下来,但是,自音乐艺术学校毕业后,我便回祖国担任起国家队教练,假如抛下此责任,只为与你在一起,尤里大概会把我列入一辈子不来往的名单吧?

FIVE

        俄罗斯花滑国家队老教练雅克夫去世了。这次尤里打来仅说三句话--「你有看新闻吗?」「我决定退役。」和「……想你了。」语气平和到令人十分担心,好似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不安的预感爬满全身。所幸,我得到一份为某位俄罗斯花滑男单选手谱曲的委讬,终于有正大光明的理由支撑勇气,在分手后的第五年踏上俄罗斯国土,约你见面吃晚餐,看在往日的交情,请你当向导,你会答应吗?几年不见,尤里脸上的稚嫩褪去更显成熟,你一个主动的吻打乱所有计划,当我回过神,已与你度过缠绵的一晚。

SIX

        相识十年,其中,四年的远距离恋爱和三年同居,我以为我们撑过七年之痒关系会更加亲密,怎么也没料到,好不容易说服家人接受我们是情侣的事实之后,却是彼此先举白旗投降--分手六年了,复合的机率还有多大?过新年时,一场大病带走我父母,整理父亲的遗物发现一封他写给你的信,大意是他从小教导我的人生道理,以及列出我的性格优缺点,最后写上「找个日子,两家人认识一下。」无能为力的我,只能抱着信窝在角落,哭到不能自己。

SEVEN

        一直以来用各种借口错过与尤里好好谈谈的时机。其实,一方面是害怕,你会不会身旁已经有另一个他?一方面是对自己没信心,这么好的你,愿意再一次选择我吗?分手第七年,从未想过要放弃,两年前的旖旎夜晚,你什么也没说,一早惊醒,另一侧的床单已染上寒意,彷彿只是一场梦、彷彿我们不曾发生任何事。我和父母的关系并不亲,但他们的离去使我有些后悔也有了觉悟,当初如果沉住气好好沟通、如果早点表明想法、如果愿意静下心倾听……往往因为太在乎而撞出火花,星星之火便可燎原,一发不可收十。
        不知是否是上天对我反省后的怜悯,惊喜地,尤里居然出现于第一次见面的那座溜冰场,你的一颦一笑依旧如此可爱,我却已不是鼓足勇气就直球告白的少年,默默望着在冰面上散发光芒的你,脱下冰鞋揉揉脚踝的你,面无表情向我走来的你--「嘿,要一起滑吗?」你伸出手,对我这么说,一如当年。

END

评论(7)
热度(32)

© ※阿醇和他家本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