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醇和他家本命※

Fujoshi / Himono Onna / feminism
Johnny's / NEWS / V6
Nihongo / English / Español
Dojinshi / Movie / Anime

【奥尤】《あの夏 (那年夏天)》冷气

湾家CWT46万字小料新刊:

记五篇奥塔别克和尤里在夏天到日本长谷津度假半个月发生的二三事。

本宣与印调

*

2、冷气

        尤里仅穿一件豹纹四角裤,上半身赤裸,趴在塌塌米上一面咯咯笑、一面滑手机,任由午后豔阳穿透窗户从头顶洒落,整个人沐浴于暖阳下,白皙的背部肌肤闪闪发光,有如一只享受日光浴的高贵猫咪。


        奥塔别克走进房间,看看冷气温度显示器,又撇了一眼自家恋人,他皱起眉头,拿起遥控器,「哔。」点几下向上的箭头按键。


        「喂,贝卡,把冷气温度调回来啦!」对出生在长年气候干冷的俄罗斯又是一名花式滑冰选手的尤里.普利谢茨基来说,周围气温只要比平常高约五度左右躺着也能流汗,湿湿黏黏的感觉很不舒服,他不喜欢。


        一般日常于圣彼得堡滑冰练习而汗水淋漓就罢了,但现在可是暑期休假!


        来到这动不动便破三十度的日本度假放松,除了已经规划好要出门的行程外,他只想和奥塔别克一起窝在乌托邦胜生开启废人模式。


        「温度太低容易感冒……出国玩半个月回去却生病的话,雅克夫会生气的。」奥塔别克面无表情揉揉尤里的金色短发,细致、柔软又滑顺,像是天堂的丝绸--好想把头埋进去轻轻蹭蹭,闻闻和自己一样的茉莉花香。



        被阳光照射下客房内温度渐渐回升,尝过冷气带来的凉爽舒适,俄罗斯青年还真不愿意对调高的五度妥协,他晃晃印有深浅不一伤疤的小腿,盯着开始阅读的奥塔别克并没有要调节温度的意思,尤里翻身至茶几旁边,伸手去捞遥控器,却被一掌挡下。


        「贝卡,你会冷?」

        「不会。」

        「那把温度调回二十度。」尤里坐起身,再次伸手,被奥塔别克抓住手腕。

        「不行,二十度太冷。」

        「昨天、前天、大前天都设定二十度你也没说什么,为什么我今天就必须调高温度?」


        「……尤拉,把窗帘拉起来,二十五度刚刚好。」奥塔别克乌黑的瞳孔闪烁暧昧色彩,于尤里上半身来回移动,面前青年的喉结上下一动,他不禁也跟着吞咽。

        「我想晒太阳。」

        「要晒太阳出去晒。」

        「哈?外面至少有三十四度诶!你要我融化吗?」

        「你不会融化,但你继续开这么低温的冷气北极的冰山就会融化。」奥塔别克将遥控器死死握在手中。


        「奥塔别克!我只穿着内裤吹了两个小时都没有怎么样,俄罗斯人是不怕冷的!」

        「……」哈萨克男人半瞇眼,叹出一口气。

        尤里精瘦的胸膛有一层薄薄的肌肉,大概是因为方才趴在塌塌米上,右胸前有一个十字型的淡粉红色压痕,直线从右侧锁骨延伸进四角裤里,纵线则穿越两边的乳尖,它们恰好交错于右胸的浅褐色敏感点,好像尚未绑上蝴蝶结的礼物。

        「尤拉,去找一件上衣穿上。」奥塔别克压低嗓音,四周似乎有低气压环绕。


        「……你先把遥控器给我!」

        「只能维持在二十五度。」

        「俄罗斯二十五度可是夏天诶,二十度对我来说算是温暖舒适!」

        「二十五度,心静自然凉。」

        「心静下来人就死了!」尤里恶狠狠地用两掌拍了一把奥塔别克面前的塌塌米,身体前倾,瞪着对方的眼睛,彷彿准备好要开战,说:「……二十三度!」

        「二十七度。」奥塔别克站起来高举冷气遥控器,将冷气再调高两度。

        「哈?」


        度过成长期的奥塔别克和尤里的身高分别为一米八五与一米七五,有十公分之差,奥塔别克有意不让尤里拿到冷气遥控器,手臂拼命往上伸高,尤里一手搭住自家男人的肩头,好似遇上逗猫棒的猫,双脚用力向上跳跃,背脊拉直,两眼紧盯高处目标,咬牙切齿。


        随着尤里不停往上跳,他的皮肤渐渐涔出一层汗雾,两人越贴越近,几乎可以感受彼此的鼻息,不知道尤里是不是故意的,跳着跳着居然使力踩上奥塔别克的脚背,一向面摊的哈萨克男人表情一阵扭曲,轻呼一声,搂抱住尤里的腰部,重心不稳地后退,一屁股跌进深蓝色的方形坐垫。


        「……抱歉。」尤里噘嘴道歉,把奥塔别克上半身衣角掀起来露出八块腹肌的黑色背心拉好,趁对方还恍神之际,快速夺走冷气遥控器后立刻退开。


        「哔。」气温调至二十三度。


        太阳即将下山,奥塔别克依旧坐在坐垫上看书,尤里背对他侧躺,影子拉的好长好长,大概是非常认真地滑手机,连咕咕钟声响起都没有反应。


        从尤里说抱歉之后,他俩没有再和彼此说过半句话,这大概是801客房--奥塔别克和尤里入住以来,异常沉默的午后时光。


        「尤里。」差不多接近晚餐时间,奥塔别克喊了恋人的名字。


        他没有回复,于是加大音量又喊一次:「尤里?」


        「尤拉,别生我的气了,」停顿一下,继续说:「我应该要好好跟你说,我今天不让你开二十度的冷气是因为……」


        奥塔别克走到尤里身边,蹲下身,拍拍尤里的手臂,一阵冷意袭上手掌,他瞪大双眼,心脏停了一拍,赶紧把尤里翻成正面向上,手机从腹部上滚落地。


        哈萨克男人轻轻摇动两眼闭阖、皮肤沁凉的恋人,并大声呼喊:「尤里!尤里!你醒醒!」


        「尤里!尤里……幸好,还有脉搏。」奥塔别克立刻将冷气设定为送风,从橱柜中翻出一床棉被,把没穿上衣的尤里拥抱进怀中,接着躺进被窝,让两人从头到脚完全包复,面对面肉体相贴,利用自己的体温制造温暖。


        经过一段时间,奥塔别克早已满头大汗,他仍紧紧搂住尤里,一动也不动,直到胸前的恋人小幅度蠕动。


        「真是的……应该没事了吧?」奥塔别克缓缓松开被压到麻木的手臂,拉开一点距离,目光直盯自家宝贝的如天使般可爱的睡容。


        「尤拉,你知道吗?我只要遇上关于你的事,脑袋里所有的思绪常常变得一片混乱,很多事都无法好好思考……」


        他拨开尤里眼前的刘海,于额头印上一吻,说:「好比说,今天你仅穿一件内裤,还把冷气开这么低温,尤拉感冒的话……不就是代表我没有能力照顾好你吗?」


        「虽然很开心尤拉愿意在我面前如此开放,但你说已经赤裸上半身趴在窗户边两个小时,我……真的很生气,即便房间位于二楼,我也不想给任何人有机会看见你美好的身体。」语毕,他缓缓地眨眨眼。


        奥塔别克脱下自己身上的黑色背心,露出精壮的身材,说:「我当然知道二十度对你来说刚刚好,平常在冰场也只有十几度,尤拉是成年人,感觉冷的话自然会去找衣服穿。」又打个大呵欠。


        「……交往三年,我们第一次冷战,居然是为了冷气要开几度……哈嗯……」早上逛一圈长谷津商店街,中午去厨房帮忙,看一下午的小说。奥塔别克揉揉眼睛,越说越小声,最终闭上眼,进入梦乡。



END



评论(4)
热度(47)

© ※阿醇和他家本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