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醇和他家本命※

Fujoshi / Himono Onna / feminism
Johnny's / NEWS / V6
Nihongo / English / Español
Dojinshi / Movie / Anime

【奥尤】《あの夏 (那年夏天)》停电

湾家CWT46万字小料新刊:

记五篇奥塔别克和尤里在夏天到日本长谷津度假半个月发生的二三事。

*

1、停电

        「啪。」短促一声,四周顿时陷入一片黑暗,原先轰轰运转的冷气安静下来,浴室里哗啦啦的水声也被强制中断。


        「啊!奥塔,是停电了吗?」尤里紧抓着莲蓬头向门口大喊询问。

        光源突如其来消失,视觉花了几秒钟才适应,却还是伸手不见五指,漆黑的环境加上全身光裸,莫名的恐惧打从心底油然而生。


    过了半晌仍不见奥塔别克回应,尤里慢慢移动至浴室门口,再次开口:「奥塔?奥塔别克?你在房间吗?」语调带点不易察觉的颤抖。


        熟悉又令人安心的脚步声于木门另一面响起,是奥塔别克。他说:「我帮你拿了浴袍,先出来吧!」尤里缓缓呼出一口气。



        「叩叩。」

        尤里与奥塔别克正借着手机的手电筒功能寻找有没有合适的照明设备,此时从房间门外传来乌托邦胜生女主人的问候:「突然停电实在非常抱歉,我们已经派人去检查总开关,没有意外的话稍微维修过后便会恢复供电……」


        奥塔别克上前去应门,与胜生宽子交谈,并点亮她提供的手电筒很快走到落地窗边,「唰」地双手拉开为了遮蔽白天烈阳而拉上的窗帘。


        二楼的高度不足以直接观赏窗外璀璨的星空,室外昏黄的街灯刹那间扑进和式客房,柔和地洒落在塌塌米上,照亮半间房间,亮光刺激使尤里半瞇着眼。


        落地窗前的哈萨克男人逆光而立,背脊挺直、张开双臂--大臂至前臂的肌肉线条有如小山丘起伏般漂亮、肩膀宽阔、背部厚实、腰+*-/=臀精瘦、大腿充满力量--因光线产生的黑色背影取代奥塔别克在尤里眼中常见的形象,罕见地从这种角度观看爱人的身体,除了羨慕与迷恋之外,更多的是骄傲。


        九头身的完美比例加上秾纤合度的身材,晕黄色光芒镶嵌于剪影边缘,他就像是个不畏前方有何物的英雄。


        --然而,这位英雄,是我的。


        有了街灯的光,奥塔别克背对玻璃窗席地坐下,任凭尤里摆弄自己的双脚,从屈膝改成盘腿,最后决定让他们向前打直,尤里抱着胜生宽子送来的两盒香草口味冰淇淋,乔好姿势往后一仰,还带着水气的金色脑袋瓜毫不客气直接压上男友的大腿,室内温度渐渐升温。


        小三岁的恋人拥有一头美丽金发,双颊浅浅红润衬托彷彿翡翠宝石的美眸,可能因为长时间饮食限制,已经二十岁的尤里不像一般俄罗斯路上常见具斯拉夫血统的男人如此高壮,虽然他经过艰难的生长痛也抽高至一百七十五公分,但在街灯暧昧的光晕照耀下仍像是个活跃于人间、唱着歌曲勾+*/-=人心弦的小妖精。



        「你想吃冰淇淋吗?」奥塔别克低下头问道,喉结微微上下一动,自颈部滑下来的汗珠溜进浴袍的开襟。


        「我不能吃冰淇淋,如果来日本度假的这两个星期乱吃,回去量体重发现增重的话莉莉娅会把我杀掉……」假如尤里头顶有长耳朵,它们现在大概会下垂着反映主人的心情--即便禁甜食多年、本身也不太喜欢,但七月的日本长谷津夜晚气温平均二十七度(就像俄罗斯夏季最高温),这么热的天气不吃点冰凉的,总觉得会很对不起暑期休假。


        「那我把它收起来?」奥塔别克似乎看穿尤里心里所想,他挑眉说道,伸手拿走恋人怀中的冰淇淋。


        「嘿!」尤里高声抗议,把冰淇淋抢回来后拉开身上的浴袍开襟,将两盒手掌大的盒装冰淇淋往胸+*/-=前一塞,好似长了两颗易位且形状怪异的房 (請顛倒看) 乳。


        刚自冷冻库拿出来的冰淇淋盒子硬如冰砖,因为接触空气,包装上凝结一颗颗冰冷的水滴,没有任何防备地直接冰上部 (請顛倒看) 胸,甚至靠近敏感的尖 (請顛倒看) 乳,寒意钻进毛细孔,尤里不禁抖了抖身体。


        哈萨克男人一手握住一边俄罗斯青年新长成的「房 (請顛倒看) 乳」,手法色+/*=- (防防防) 情地一捏再捏,意味不明轻轻一笑,说:「看来会有乳+/*-=-香。」


        「去你的闷骚色 /*=+-(防防防) 狼!」冰上老虎可不是好惹的!


        尤里两脚一蹬起身,浴袍下摆及膝比较限/*-+=制动作,差点平衡不稳而向后倒,他「咚!」地一声双膝以跪姿往爱人大腿侧边一跪坐,双手撑在对方背后的玻璃,奥塔别克立刻向上弯曲膝盖,地心引力使尤里顺着他腿部的斜坡整个人跌进男朋友的怀抱。



        黑丝绒般夜幕挂满星斗,窗外的禅儿唧唧叫着,晚风吹进客房为依旧没有来电的闷热室内拂来凉意。


        奥塔别克抬头仰视翠绿色眼眸带有笑意的恋人,尤里低头俯视乌黑色瞳孔中只印有自己脸庞的爱人。


        后者弯下腰,含住有点干涩的唇,像猫咪用嘴蹭/*-+=蹭对方的,或许是因为许久不见,久违地亲+/*-=密接触、贺尔蒙碰撞,没多久便开始用力辗转吮 (請顛倒看) 吸,前者也不甘示弱,紧紧掐住尤里的腰加深这个由佳人主动的热+*/-=吻,舌头突破防线与他缠 +/*-=(防防防) 绵,啧啧水声很是甜+/*-=腻,彷彿要让彼此的唇瓣到口腔内部全部沾满「专属于我」的记号。


        「……好碍事。」要更贴近接/*-+=吻时却一直撞到那两块「硬房 (請顛倒看) 乳」,奥塔别克皱着眉把卡在尤里胸+/*-=前的两盒冰淇淋给掏出来,随意往旁边一抛,手掌抚上尤里的胸/*-+=口,冰冰凉凉的,浴袍内也湿了一大块。


        「要做吗?」两人异口同声问,对视笑出声。


        尤里反应快,一巴掌拍上奥塔别克的额头,迅速双手合十、闭上眼,小小声稀里呼噜说一串俄罗斯语。


        「……这是报复吗?」奥塔别克揉揉额头,方才孕育好罗曼蒂克的气氛被没注意力道的尤里一拍即逝,真是哭笑不得。


        「啊,抱歉……有传说两人在没约定的情况下说了一样的话,拍对方的额头可以许愿。」尤里看看自己的「杰作」,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低头亲吻爱人的眉心。


        「……尤里跟我说你许什么愿望,我就原谅你。」


        「嗯……我想知道我男友可以一夜几次……」俄罗斯妖精表情无辜、眨眨眼,刻意压低嗓音,语调像棉花糖一样柔软,惑 (請顛倒看) 魅人心。


        「啪!」天花板上的电灯亮起,冷气开始送风,奥塔别克褪下恋人肩头上的浴袍,露出清晰可见的锁骨和圆润的肩头,轻轻磨/*-+=咬尤里粉红色的耳尖,他说:「我们一起实现。」


END


场贩前会先公开第一、二篇,第三篇看情况公开,最后两篇不公开。


目录(可能变动):

1、停电

2、冷气

3、台风

4、试胆大会

5、夏日祭典


评论(12)
热度(47)

© ※阿醇和他家本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