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joshi / Himono Onna / feminism
Johnny's / NEWS / V6
Nihongo / English / Español
Dojinshi / Movie / Anime

【奥尤】十年之后,换个方式捧在掌心 第七章 双人滑与回忆(全)

第一章(上)  第一章(下)  第二章(全)  

第三章(上)  第三章(下)  第四章(上)

第四章(下)  第五章(上)  第五章(下)

第六章(上)  第六章(下)

第六卷DVD到我家了,所以一次公開第七章~

-

第七章(全)

        为了顺利演出商演的双人滑,奥塔别克与尤里这两个月都在匆忙的规划与密集的练习中度过,虽然以吵架拉开序幕,不过当晚和好之后,合作仍非常顺利的进行,无一丝尴尬,尽管期间依旧冲突不断、摩擦产生火花……


        朝日电视台不仅邀请本次冬季奥运花式滑冰银牌与铜牌得主,身为日本选手又获得金牌的南健次郎当然也会表演,以及去年宣布退役,开始经营滑冰场兼教练,来自泰国的披集.朱拉暖。


        东京巨蛋滑冰场上个月才刚整修完成,第一次启用就给朝日电视台举办庆祝活动,整场商演共有十位于全世界皆非常有人气的现役或退役花式滑冰选手,即便像是因年龄原因推辞出演的维克托与胜生勇利、冰上的传奇人物,也一并邀请他们出席观赏,阵容之庞大,简直有如群星大会。


        距离开场时间还有一小时,观众席早已高朋满座,不少花滑迷从世界各地前来,只为观赏这场万分难得的盛事。


        「嘿,我们是压轴,紧张吗?」奥塔别克语气温和,笑容浅浅的。


        场边化妆室只剩下奥塔别克和尤里,墙上的液晶萤幕正直播披集.朱拉暖像一位温暖又霸气的泰国小王子,紧紧抓住大家的目光,充满异国风格的个人魅力让观众跟随他的舞步与音乐,一起探索由古至今的东南亚神秘面纱。


        尤里顺了顺用麻花辫绑成的高马尾,额前留有一搓绑不进辫子的旁分斜刘海,遮住右眼眼尾带点神祕感,身上的表演服为酒红色、开襟开到胸线一半的西装款式,胸前镂空三角形部分有一层V字形纺纱黑网,背面由左边腰部斜斜往上至右肩有一大片用银灰色亮片点缀而成,展开的天使翅膀。


        奥塔别克顶着一贯莫西干发型,用发胶推上去的刘海挑染了一部份不太明显的深蓝色,表演服是跟尤里同款的普鲁士蓝西装,材质为亮面光滑不显黯沉,背后的翅膀则由右边腰部斜斜往上至左肩,两人并排刚好成一对完整的羽翼。


        「谁紧张了?你才紧张吧?连扣子都扣错洞。」尤里点出奥塔别克衣襬一长一短的原因,低下头伸手尝试好几次才将它们扣回原位。


        「……我帮你划眉毛吧,你手抖成这样会划歪掉。」哈萨克男人要高自己半颗头的俄罗斯青年在椅子上坐好、闭上眼睛,一手抬起他的下巴,另一手拿眉笔测量嘴角至眼角的距离--其实仅需划上几笔强调轮廓即可,奥塔别克却犹豫很久才下手。


        室内白亮的灯光使尤里的皮肤更显白里透红,他眼睑微微颤抖,金黄色长短适中的睫毛彷彿是双小猫爪,往奥塔别克心尖上抓挠,英挺的鼻尖有一颗被粉底盖过去的小痘痘,薄唇涂上淡淡粉色润唇膏闪着水光,平时容易炸毛的猫咪从来不会露出这般好似讨吻、毫无防备的表情。


        「用这首只属于我们的双人滑、我们的故事,给观众们一个美好的夜晚吧!」奥塔别克虔诚地、如羽毛轻抚于尤里的唇珠印上一吻。



        周围观众席至休息区灯光皆全面熄灭,两道柔和的晕黄色镁光灯各自成一个圆,分别照耀站在冰场圆弧形对角线的奥塔别克与尤里身上,两人低下头背对彼此,右膝着地、左膝呈直角,等待音乐响起。


        当钢琴第一个主音伴随吉他和弦从音箱倾洩而出,尤里首先站起身双手往后垂、抬头仰望,乐曲为中慢板仍有足够拍点,他优雅地向后滑行几步,手肘平行往胸前弯、原地直立双脚交叉旋转为开头,冰刀刮上冰面的声音清脆悦耳,接着有如音符融进身体,独自滑出一段最擅长的芭蕾舞步法,动作姿态柔美漂亮但不娇弱,一抬腿一伸手皆充满舞者该有的力道。


        这首双人滑的歌曲是奥塔别克改编自他们第一次用同一条耳机一起听的英文情歌,MV为歌手本人与一位女舞者于欧式风格的无人大厅亲密的跳双人舞。


        经过一番分析--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奥塔别克的说明及示范,把原先稍慢的调子提升速度、改变乐器的出场顺序、拿掉人声,不仅没有违和感,还添加一种独特的、细细呢喃爱语的、令人怀念的情调。


        强调节拍的爵士鼓音伴奏一出,奥塔别克的双手向前触地、旋转划圆起身,站稳脚步并后滑几步,同时加入尤里第一个后内点冰两周跳(2F)加勾手三周跳(3Lz)的联合跳跃,成功落地后观众席响起掌声,两人越滑越近之时,尤里蹲回开场的姿势,将众人目光留给奥塔别克的独舞。

        奥塔别克只有基础的芭蕾底子,虽然先天筋骨较僵硬,但随着进入第二个A段之前渐渐加快的节奏感,完美地展现他「力即是美、沉稳雄辩」,花滑界罕有的个人作风。



        一首曲子基本上会分成四段,尤里也把关于两人这十年来的故事以自身角度找出四个重要时间点,与莉莉娅和维克托讨论之后,依照发展编排舞蹈。


        第一段简略带过自己和奥塔别克本是走不同训练风格的花滑小子,他可柔软也可劲舞,奥塔别克则是可阳刚又可优美;他自青少年组甚至儿少组时期就已被看好有一片光明的花滑未来,「哈萨克英雄」却是默默无闻的黑马,看似冲突与差异性的他们在GPF西班牙巴塞隆纳一条小巷子「英雄救美」的相识了--哈萨克男人滑至尤里面前伸出手,成为朋友。



        第二段由奥塔别克主导,拉起尤里的双手一同往后仰,再贴近彼此、轻轻抚摸对方的脸颊,接下来除了适时展现跳跃及各自拿手的旋转,不去看冰鞋于冰面划上的绮丽图形,会让人误以为他正带领尤里在地面跳出没有男女步之分的双人舞。


        奥塔别克永远记得二十岁那年尤里离家出走飞到哈萨克,要他这位唯一的朋友收留不想待圣彼得堡,无家可归的「冰上老虎」。


        斯拉夫人基因使尤里两年来成长至将近与奥塔别克同高,他霸占他家卧室的沙发,不要回家也不愿躺床上,一面哄一面细问之下得知尤里是因为不爽「俄罗斯花滑传奇」、「冰上帝王」维克托方才风风光光回归冰场,一个赛季以后却宣布退役,虽然尤里不想承认,但他知道崇拜多年的对象突然说要离开这个领域是多么令人震惊--如果尤里哪天无预警表示不再滑冰了,自己肯定也会萎靡吧?


        尤里单腿站立、右腿从背后弯起高过头,双手伸高由面前往后弯抓住冰刀,身体形成水滴状,做出一个标准的贝尔曼旋转,此一小高潮恰好配合即将来到副歌前几个重音明显的音节--想当年就是在尤里留宿的这十天意识到,比起那位存于儿时美好记忆的男孩,目光似乎更离不开眼前这位英俊、机灵又可爱的「俄罗斯妖精」。



        「副歌」为一首曲子最能打动人心的部分,是全曲转捩点也是故事的起伏重点。


        自青春期发育开始,尤里的关节会时而发痛,和摔冰的疼不一样,由骨子里蔓延出来的痠痛,挠不着、按不到,刚开始频率并不会影响练习,仅需要适应这个月比上个月还长的四肢与控制肌肉量。


        不过,尤里二十岁这一年第一次代表俄罗斯参加冬季奥运花式滑冰比赛,却面临生长痛最高峰期,一天照三餐疼、外加下午茶和消夜时段。


        每天接到被疼痛折磨的尤里的电话,总要听他飙上几分钟脏话抱怨「他妈的破身体」,长长的脚绊倒好几次简单的三周跳……


        同一年奥塔别克也并不好过,车祸摔伤膝盖,虽然自认为并不严重,却被医师强制报销整个赛季,无法每一场比赛皆陪伴尤里晋级。


        但在得知心心念念的俄罗斯冬奥金牌花滑选手尤里.普利谢茨基的爷爷过世以及胜生勇利退役的消息,奥塔别克说什么都要获得教练与队医首肯,飞去日本找正进行某场比赛决赛的尤里。


        心情被深深打击的可人儿分数创历史新低,于赛后宴会崩溃灌酒、醉晕晕的主动向奥塔别克献身,一阵擦枪走火,他告白了、也拒绝了单恋多年的对象。



        短短四分钟的乐曲准备进入尾声,奥塔别克与尤里转了一个三周半跳(3A)加后外三周跳(3Lo),将气氛推上另一巅峰,落地后尤里似调情又似炫技般围绕着奥塔别克展现出充满暧昧性暗示的芭蕾舞步,结合需要高柔软度的现代舞动作--唯独此段,练习时尤里并没有向他说明编舞的想法。


        其实尤里对奥塔别克的感情一直都不知该如何定义。


        第一位朋友?知己?对手?家人?

        「我不觉得自己会因为有人请我转交本命巧克力给某个亲朋好友,而很不爽却还假装没这件事,生闷气总归对身体不好……但我为了不要让奥塔别克和那个日本女生碰面,也不要发现有任何异状,抢了他所有的外场时段,天杀的外场每天要应付许多奇葩客人谁喜欢了……唉,优子,这样做会令奥塔别克讨厌吗?」


        白色情人节前夕尤里与优子通电话,诉说与奥塔别克十年的友情皆不曾出现过沉闷、忧郁的心情,要交朋友就去交朋友,谁也管不着谁--但为什么到了日本一起生活后一切变的好像哪里开始出错了?


        「吃醋、忌妒、佔有、在乎。尤里奥,你终于发现自己喜欢奥塔别克了!这么多年来,认识你们俩的人都认为你们在交往……难道你就从来没感受到一点点奥塔别克对你比对其他人好太多吗?嗯……或是,简单来说,尤里的爷爷过世后你最希望每天早上谁叫你起床?」


        「……奥塔别克。」


        鼓声拍点、吉他和弦消失,钢琴做出最后渐慢渐弱的琶音,两人单手相拉,头顶对头顶,同时身体一正一反侧身向前倾斜,皆抬起同一只脚、与地面平行,以十指相扣的手为轴、脚尖描绘圆周,漂亮的滑出双人燕式旋转作为此曲最终姿势,象征已互相表明心意,将来会以恋人的身分走下去。


        两道椭圆形的镁光灯转为亮黄色有如早晨的暖阳,照在奥塔别克与尤里所站的冰面上,椭圆形一半部分交叠,形成一颗爱心,爱心跟随他们俩到处鞠躬谢幕。


        乐曲呼应舞蹈、舞蹈拥抱乐曲,速度的提升让整首曲子更像是海浪般一波一波推进人心,男子双人滑的新鲜感再加上尤里与奥塔别克滑冰、旋转、跳跃技巧纯熟,即便不如前面几位表演者带来炒热气氛的快歌,可仍然使观众屏息。



        这支舞彷彿是给彼此的情书,从相认、暗恋、单恋、相知、相惜到相爱,尤里的十年、奥塔别克的十五年,最亲密的好友、憋了十几年终于告白。


TBC


求評論、求聊天~


400粉開放點文中

评论 ( 2 )
热度 ( 45 )

© ※阿醇和他家本命※ | Powered by LOFTER